虽然顾忌着一看就是美国上流社会人士的美国表

  在马腾惊骇欲绝的眼神中,在他即将张开口大喊之际,泰拳王双眼闪烁着狰狞,毫不迟疑,肘部继续砸下,“卡擦”,失去双臂庇护的华人拳手被铁肘结结实实砸中胸部,应声倒地。
 
    浑身精肉的泰拳王并没有再进攻,收拳并腿,双目环视四周,傲然而立。根本没有把已经倒地的对手放在眼里,显示出极强的信心。
 
    而已经倒地的华人拳手则是浑身一阵抽搐,口里不停的吐出鲜血,随着手臂无力的滑落,胸口处竟然诡异的出现一大片凹陷,显然,在刚才泰拳王雷霆一击之下,胸骨尽折,此时只见出气不见进气,眼见人是已经不行了。
 
    全场一阵寂静,这个结果,无论是谁,都预料不到,那怕是投注了泰拳王的人,也没想到竟然如此之快比斗就结束了。
 
    前后总共不超过四十秒,减去前面互相的试探,真正的打斗过程也不过才十来秒左右,来自华夏的无影神腿算是被秒杀了。
 
    不管是不是秒杀,都意味着华人拳手输了,也意味着在场的大多数人输了,包括刘浪投注的三十万美刀现金。
 
    现场响起一片骂声,尤其是以“fuck”声居多,其中更是带有不少“cha”的字样。
 
    显然,这帮赌输了的美国人,不仅把自己赌输钱怪到华人拳手身上,更是迁怒到华夏。
 
    小侍应生周大鹏眼里闪烁着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别看这里是华人的天下,但这帮美国人却是客人,是金主,哪怕是控制着这里的华人,也不能把别人怎么样的。
 
    尤其是想到是自己的建议害得胖老乡输了一大笔钱,周大鹏更是对刘浪一行人极为抱歉。
 
    而在此时,一声刺耳的“支那人,东亚病夫”叫嚣声更是从五六米之外传来。
 
    几人回眸过去,那几个先前老实点儿的日本人这会儿又嘚瑟起来,虽然顾忌着一看就是美国上流社会人士的美国表哥,他们的脸并没有冲着这边,但那声特意提高了音量的辱骂声显然是说给刘浪几个中国人听的。
 
    “扑领母的,欠揍。”心里本就极为内疚的周大鹏一下就毛了,刚跳起来要去找那几个日本人的麻烦,刘浪却手一伸,把他给拉住了。
 
    “几个小鬼子而已,等会儿出去再收拾他们。”刘浪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减。
 
    这让周大鹏更是郁闷,连他这个出生在美国连父母家乡中国都没见过的华人听到支那和东亚病夫这种明显带侮辱性的词都不能忍,为什么这位财大气粗的老乡却忍了?
 
    刘浪那种出去再收拾他们的说法,在周大鹏看来更像是街头吵架的耍狠,其实,最终也不过是不了了之。
 
    只有了解刘浪的人知道,他说出去再收拾他们,那就一定会收拾好他们。
 
    尤其是最了解刘团座的陈运发,更是感到了团座长官带笑的眼底下藏着的深深杀机。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几个胆大包天的小鬼子,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拥有两世对岛国仇恨的刘团座,对这个时期得倭寇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推荐都市大神惑,也只能不太情愿地给他解释:“拳馆里有个连胜制度,如果拳手认为自己有足够的体力和实力赢得下一场比赛,可以选择当擂主,如果能连胜两场,他的出场酬金将会翻倍,连胜三场,将会翻四倍,如果能赢下他自第一场比赛之后的场次,那他将有资格从场次押注他取胜的金额中抽取百分之五十,那可比酬金要多多了。”
 
    刘浪恍然大悟,想来,这个只用了几十秒就KO了对手的泰拳王此刻信心有些爆棚,准备连续坐庄来的。
 
    想来也是,剩下还有两位拳手未出场,只要能不费多少体力搞定其中一个,再赢下最后一人,那就可以从天量的赌金中分润一半,那少说也是几十上百万美金,完全可以说一夜暴富。
 
    一百万美金,在未来都是一笔巨款,更枉论美金的购买力是未来的十几倍的这个时代,那巨大的诱惑力刘浪都有种上场搞定他们赚大钱的冲动了。打两场比赛恨不得都抵得上华商集团海外分公司在美国本土一周的利润了都。
 
    洪运拳馆显然也很欣喜有这种连战的现象出现,这意味着还剩下的最后一场比赛可以变两场,又可以多吸一点儿赌客的钱了。
 
    要知道,仅仅刚才那一场,场上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投注了无影神腿马腾,资金高达两百多万美刀,在赔付了押注泰拳王胜利的赌客本金和赌金后,坐庄的洪运拳馆还是盈利了九十多万美刀。
 
    除去还站在擂台上的泰拳王,马上就要出场拳手的资料被侍应生们送到了每个赌客的手上。
 
    一名来自俄国的拳手,资料上描述的很简单,曾经在一战中当过兵,总共参加过五场搏击赛,五场全胜。不过,五场的对手全部宣告不治身亡。
 
    短短的几行资料,就让人不由自主地心里有些发寒,洪运拳馆经营四年,总共一百场搏击赛共死亡二十多人,死于这位手下的就占了五分之一。
 
    周大鹏虽然是个打临工的,但好歹也恶补了些拳馆内幕,连忙把这个俄国拳手的详细情况给刘浪介绍。
 
    原来,这个即将出场的俄国拳手和其他来此无限制搏击赛以挣钱为目的的拳手不同,他并不是自由拳手,而是属于洪运拳馆的人。确切的说,是洪运拳馆的私产,是洪运拳馆背后大佬从第三帝国那边购买回来的战俘。
 
    一个曾经的第三帝国战俘,被洪运拳馆背后的那位大佬花费了十万马克购买回来,并承诺这名俄国战俘,只要为他服务十五年,就放他自由。
 
    而今天,就是十五年最后的一天,洪运拳馆所以才将他当成了压轴比赛的拳手。而他曾经参与的前五场搏击赛,据说全胜的他为洪运拳馆赢了最少三百万美刀。绝对的凶人。
 
    一听这位曾经是名军人,而且是战斗民族的军人,刘浪多少有了点儿兴趣。没少和老毛子特种部队打过交道的刘浪可是知道那帮拿伏特加当水喝的北极熊的厉害。
 
    在著名的西伯利亚死亡训练营,还未成长为西陲之虎的刘浪,差点儿没被毛熊一般的教官给虐死,如果不是有着一身精湛的八极拳外功护身,刘浪真的是无数次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个天寒地冻的地方。
 
    好在,他坚持过来了。可是,和他一起来自世界各地的特种兵报到时有48人,但能和他一起站着走出训练营的,却只有13人,而强悍的北极熊却足足占了其中三个名额,真是没辱没了战斗民族的称。
 
    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北极熊,是否有刘浪印象中那么强。
 
    很快,来自洪运拳馆的俄国拳手出场了,没有什么炫目的灯光也没有什么隆重的介绍,甚至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高大的俄国拳手就那样缓缓走向擂台,自己打开了铁门,站到了擂台上。
 
    直到这时,灯光才打到俄国拳手身上。
 
    全场人倒吸一口冷气,那位站在台上名叫尼古拉斯凯撒俄国人的远比他霸气的名字还要霸气。
 
    尼古拉斯凯撒的身高足足有近两米,魁梧的让人很容易联想起一头熊。除了穿着件齐膝短裤,什么也没有穿,长满黑压压胸毛胸膛上的两块胸大肌高高的鼓着,显示着他身体里蕴含的强大力量,双臂上的肌肉更是如同铁铸的一般,在黄色灯光的映射下居然呈现出一种金属的光泽。
 
    那一刻,竟然让刘浪想起了后世美国一部名叫“终结者”科幻剧中的未来战士。
 
    在尼古拉斯凯撒的右眼角下面,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一直延伸到了嘴角,当他咧起嘴露出笑容的时候,疤痕向外翻开。刘浪知道,那是被利刃划开的印记,唯有刃长极长的刀才能造就如此长的伤痕,想来,那是战场给他留下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