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来看你的气势的要打就打一个傻不啦叽的不

   见到这一幕,全场的人同时失声了,因为他们都感觉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寒意,仿佛面前站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嗜血的北极熊一般。
 
    “这就是我们来自俄国的战士,你们看他这健壮的,像不像是一头凶猛的北极熊?朋友们,下注吧,相信他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死在他手下的军人,有记录的就高达十五人,而在洪运拳馆,死在他拳下的,还有五个倒霉蛋。”主持人在着他煽动姓的话语,鼓励着还未下注的赌客们赶紧投注。
 
    洪运拳馆显然对这个拳馆私品很自信,开出的赔率竟然是10赔1,也就是说,就算是投这名叫尼古拉斯凯撒的俄国拳手赢了,也只能是十万美刀拿十一万走。
 
    而刚刚干脆利落赢得一场比赛的泰拳王赔率却高达1赔1。
 
    赌徒的心理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哪怕就是知道一看外貌就凶猛无匹的俄国拳手胜率更高,但都抱着侥幸心理,万一泰拳王又赢了呢?刚才很多人没看好他,他还不是赢了吗?
 
    所以,还是有很多人冒着巨大的风险,将投注投到了泰拳王那里。
 
    “中国刘,这场还投吗?”美国表哥试探性的问刘浪道。
 
    他可是还记得,范子冉那里还有可以最高提取五百万美刀的现金支票,如果把那输出去,那今晚才算是达到了终极目标。
 
    刘浪还未说话,陈运发却率先开口了。
 
    “俄国人,本场必赢。”陈运发的眼睛自从俄国战士上台,就再也没有挪开过。
 
    因为,他嗅到了同类的味道。就连是他,面对这个家伙也不敢说必胜。
 
    “那这场就不投了,就算是俄国人赢了,投100万也不过赚十万,不够回本,懒得费那个精神,等下一场好了。”刘浪随意的说道。
 
    这名俄国战士所表现出来的状态,真的很强。不是肌肉有多结实,而是,刘浪感觉到他眼中的自信,那是只有在战场上灭杀过无数敌人才培养出来的自信。
 
    他的眼睛,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即将要比赛的对手。
 
    他压根儿没把对手放在心上。
 
    或许是感应到陈运发的目光,远在十几米开外铁栏杆里的尼古拉斯凯撒将目光投注到刘浪几人身上,巨熊一般的猛汉忽然咧嘴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森然的白牙。
 
    刘浪淡淡一笑,他实力很强,但想把每个人都当成他的猎物,那还有点儿早。
 
 第758章 靠喝红酒回本
 
    冲着刘浪等人龇牙笑了一下,尼古拉斯凯撒就主动闭上了双目,低垂着双手,再也不动了。
 
    直到五分钟后,洪运拳馆收取完了全部的投注,随着一声锣响,第二场无限制搏击赛开始。
 
    一个是刚刚一招毙敌期望连胜获得巨额奖金的泰拳王,一个是来自俄国参加过一次世界大战曾经的铁血战士,绝对的噱头十足,赌客们集体屏声静气等着一场龙争虎斗开打。
 
    一直立于擂台一角的泰拳王这次则不像第一场那般只摆好拳桩起手式,而是双臂半曲前伸,双脚交错在尚闭着眼垂着双手一动不动的尼古拉斯凯撒身前前后滑动起来。
 
    显然,气机强大的俄国战士让强如泰拳王都不得不一开始就采取了攻势。
 
    而一直闭着眼睛站在擂台上的尼古拉斯凯撒,也终于睁开了眼,那双灰色眼睛不带一丝生气,像是看死人一般的看着泰拳王,对他在拳台上的动作毫无反应,不仅手未动,就连脚步都未动一下。
 
    那是藐视,赤果果的藐视,人都从俄国战士的眼中看出了这个。
 
    但台下一片寂静,没人敢大声吆喝。虽相隔十多米,但俄国战士强大无匹的气机让每个人都像心里压着一块磨盘一般,可想而知,身处擂台之上的泰拳王受到的压力有多重了。
 
    泰拳王双脚不断交错滑动,忽前忽后,走位飘忽不定,但就是不攻出一拳。
 
    双方这样一静一动的时间比刚才泰拳王和无影神腿马腾可要长得多了,刘浪都点上一根烟外加喝了好几口红酒又让周大鹏倒了一杯,用刘团座的说法,三十万美刀都丢出去了,这上好的法国红酒总得喝够本吧!
 
    这话一说,从来都是紧跟团座长官不掉队的陈大个子硬是一口气连干五杯,把周围几个侍应生忙得手忙脚乱。
 
    这一幕差点儿没把美国表哥的脸色彻底弄成酱紫色,他这完全不是来坑中国刘的,而是来坑自己来着?这里的美国上流人士不认识中国刘,但是认识他这个罗斯家族继承人啊!那有输了钱就靠猛灌人家拳馆红酒回本的?
 
    **,坑了中国刘三十万美刀,却让自己背了个靠喝红酒回本的锅,美国表哥光是想想都觉得自己明天早上就会成为整个旧金山上流社会的笑柄。
 
    其实,陈大个子一口一杯,若不是需要侍应生们倒酒,在这一分钟时间里,他能干好几瓶。
 
    是的,擂台上的这二位你动哥不动,就这样僵持了快一分钟了。
 
    台下的赌客们终于按捺不住了。俄国战士是很恐怖,但大家伙儿不是来看你的气势的,要打就打,一个傻不啦叽的不停晃悠,一个牛逼哄哄不可一世的站着,站着干毛线啊!
 
    你们
 
    “打啊,打死他。”
 
    英文混杂着华语还有不知道其他那个国家的怪异腔调响彻整个拳馆。反正,观众比拳手们急多了。
 
    俄国战士听得场下的鼓噪之声,对眼前不断试探的泰拳王视而不见,侧头对鼓噪声最大的地方龇牙一笑,看得叫得最凶的几名赌客毛骨悚然,声音不由自主的弱了下来。
 
    在生死相博的擂台上竟然还敢分神,泰拳王见此良机,那有不抓住的道理?
 
    双足一顿,猛地朝前一跃,一拳护住前侧,一拳由下向上犹如毒龙出海朝头还没有扭过来的对手的咽喉之处捣去,而右腿铁膝曲起,朝对手的裆下要害猛地撞去。
 
    这一上一下两处要害都是人体最脆弱之所在,无论是那一处受击,都是要命的。而且这出拳的时机极是巧妙,正是尼古拉斯凯撒侧头注意力转移之时。
 
    一旦窥得良机,就全力进攻,泰拳王的实力之强也可见一斑。
 
    哪怕就是刘浪,此时也不得眼神微微凛然,虽然看不上泰拳的训练方式,但这泰拳怪不得能横行东南亚数百年,要单论起狠辣凶恶起来,就连华夏诸多闻名的硬功都略有不如。
 
    如果要是引入军中,倒是不失为短期内极为见效的搏击之术。但战场上岂容你跳那么高?跳的越高目标越明显,一枪就搞死你了。相比而言,招式更简单却更实用的数百万红色战士所用的格斗术反而更实用。
 
    一个是擂台上的杀人术,一个是战场上杀人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受到猛烈攻击的俄国战士不仅没有惊慌,脸上反而显出一片狰狞嗜血的笑容人望之不寒而栗。
 
    说是迟那时快,泰拳王的铁膝和拳带着风声已经快到目的地,见对手即将在自己的攻击下毙命,泰拳王那张僵硬而从未有过变化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一丝戾气。
 
    但俄国战士的抵挡方式却是出乎人的意料,他脑袋一低,收起下颌,以额头对向闪电般袭来的拳头,脚下不动,只是手臂往下一挡。
 
    见对手竟然敢拿额头来碰自己的拳头,泰拳王毫不迟疑,指节凸起奋起了十二分之力,别说是人的额头,他曾经一拳打碎过一头公牛的脑袋,就算打他不死,只要能将其击晕,剩下的还不是由他主导最后的胜利?
 
    可很快,泰拳王就惊骇的发现,所谓的一击致命只是个美好的愿望而已。
 
    只听“砰,啪”两声奇异的闷响,泰拳王的一拳一脚分别同时落在俄国战士的额头上和挥下抵挡的手臂上。
 
    两人并没有过多的纠缠,身形一触即分,不过巨熊一般的俄国战士仍然站在原地,只是头猛地甩了两甩就完全消除了脑袋被剧烈撞击而产生的眩晕感,但攻击中的泰拳王却没有获得进攻的机会,反是退后了四五步,背部重重的撞到身后的铁护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