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在泰拳里也是一个极难练成的技法想练成这门

  站稳了脚步的泰拳王只感觉手和膝盖传来一阵剧痛,心中的惊愕简直就是无以言表,他没想到自己这足可以断金裂石的一拳一脚,竟然毫无作用。
 
    从对方正冲他龇牙狞笑就可以看得出来。
 
    没有说话,俄国战士只是狞笑着冲泰拳王食指勾了勾,示意他再来过。
 
    深吸一口气,泰拳王一次试探不成,面对这个恐怖的男子,心中战意大为削弱。但一想到如果能胜下这一场,就可以获得数十万美刀的奖励。再说了,身体非同寻常强健的俄国人除了皮粗肉厚防御出众,但在攻击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强大的实力。
 
    在侥幸和金钱的巨大诱惑下,泰拳王的战意重燃,悄然活动活动因巨大反震而有些麻木的关节,依靠着灵活的步伐,揉身而上,暴风骤雨般地朝俄国战士攻去。
 
 第759章 这不是擂台,是战场
 
    头、拳、肘、腿、膝盖,泰拳王全身上下仿佛都是武器,而俄国战士似乎也被这暴风骤雨般的打击搞蒙了,就站在原地,用手不停地格挡,实在躲不过去的,就直接硬抗。
 
    一时间只听见“砰、砰”拳脚击打皮肉的闷响,场面打得甚是热闹,泰拳王不停地发动进攻,而刚才还嚣张不可一世的俄国战士则是完全处于守势。
 
    买泰拳王获胜的赌客们在大声欢呼,替自己下注的拳手加油打气,恨不得他马上就能把那个身形庞大的对手打倒。要知道,那可是1赔1的赔率啊!投10万就可以赢10万。
 
    “啧啧,泰拳王很凶啊!陈哥,是不是看走眼了?”范大少咂舌赞叹道,顺便和陈运发开开玩笑。
 
    周大鹏也有点儿懊恼,早知道泰拳王如此厉害,让性子有点儿软的胖子老乡再投三十万不就可以把先前输的三十万给赢回来了?
 
    陈运发却是眼睛都没离开过擂台,脸色一片慎重:“不,范少爷,那个俄国人,很厉害,在场的人,只有团座才能有足够的把握赢他。泰拳王,差得远了。”
 
    “团座?是那个?这么厉害?”周大鹏一呆。
 
    不是他不认为这个大个头在吹牛,而是,能如此一本正经吹牛的,很难让他觉得那是吹牛。
 
    但是,这里还有那么厉害的人吗?
 
    “哦,他说的是我,鄙人因为体型和不太爱动弹的缘故,被人笑称团团圆圆的坐着,所以简称“团座”。”刘浪轻轻一乐。临了又加了一句:“比如你身边的这位美国帅哥,因为工作中很吃苦耐劳,所以叫小罗子。”
 
    充满恶趣味儿的范大少一般很少翻译刘浪随口说的话,这回偏偏以最快的速度翻译给无辜躺枪的美国表哥听。
 
    老子啥都没做也躺枪?美国表哥一脸幽怨的瞥了一眼讲笑话不咋的中国胖子。如果有可能,他现在的想法是一拳把那个像包子一样的圆脸砸成一张大饼,印度甩饼那种。
 
    “哈哈,刘哥您真是会开玩笑,还有,陈哥也挺幽默的。”个性单纯的周大鹏不由哈哈大笑。
 
    把笑容可掬像个富家翁一样的胖子老乡和那个像头熊一样的俄国战士相提并论,那真是无比的幽默。周大鹏甚至都觉得,就算是他,也能一个打他两个,只要是不玩摔跤的话。
 
    可陈运发是真的没开玩笑,他生性也不是个幽默的人。俄国战士比他先前估计的还要恐怖,泰拳王每一拳的力量绝不少于一百公斤,但俄国战士竟然完全靠着硬抗给抗下来了。这样强悍的抗击打力,陈运发自忖是比不上的,所以也不拿自己比较了,直接用独立团最强者刘团座跟他比。
 
    全场之中,除了陈运发和刘浪看出了不少苗头,恐怕也只有场上的泰拳王自己心里最清楚,他这会儿也是越打心里越寒,这头北极熊除了几个要害之处稍微格挡以外,其他地方根本就是任他肆意施为,的擂台上,对手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吗?显然不会。
 
    想到这儿,泰拳王战意顿消。他也是一个久经战斗,经验丰富之人,知道事不可为,顿时当机立断,打出最后一拳,借着力道往后一退,就准备跳出战团举手认输。
 
    可就在他身形还在倒退之时,俄国战士眼中凶光一闪,突然闪电般的往前大跨一步,那双大如蒲扇般的手,此时突然变得异常的灵活,一把抓住了正在后退中的泰拳王的手腕,往怀中一带。
 
    这一带,把泰拳王吓得是魂飞魄散,他知道自己的力气是完全没法和俄国战士相提并论的,情急之下,泰拳王干脆借着这股劲儿,整个身体往后猛靠,手肘也向后猛戳。
 
    这一靠,可不是随随便便的靠,这在泰拳里也是一个极难练成的技法,想练成这门技法,从小就要用背去靠墙,直到能用背把墙砸倒为止,练至高深之处,背部发力一靠,一颗成人大腿粗的大树,也能生生砸断。
 
    这跟刘浪练习的八极拳里的铁山靠有些像,全身力气集中于背上,向对手的怀中靠去,刚刚来到这个时空中的刘浪用这一招儿可是生生将一个鬼子砸得胸骨尽折而亡。而那个时候,刘浪还未完全掌握这具身躯,若是现在,别说那名小鬼子,就是台上的这位巨熊战士,刘浪也有信心一下将他撞晕。
 
    武技之道,殊途同归。不管是国外的,还是华夏的,练习这些武技都不是用来强身健体之用,那都是可用来杀人的。
 
    泰拳王这一靠,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从气势上看,就是头强壮的公牛,被他这么一砸,也得被活活砸死。
 
    但泰拳王这时可没想能将这恐怖的对手如何,他此刻只想用此一招逼对方自保闪避,松开抓住他的那只手,然后逃离擂台,他已经是被俄国战士给吓破了胆,再也没有勇气和他对战下去了。
 
    可惜泰拳王背后没长眼睛,如果他能有时间扭头的话,必定肝胆俱裂,俄国战士根本就没打算闪避,拉着他的手腕往怀里收的同时,吐气开声,胸膛鼓起令人胆颤的肌肉,竟主动向泰拳王砸过来的背迎去。
 
    电光火石之间,俄国战士的胸膛和泰拳王的后背碰在一起,“砰”的一声闷响,声响之大,竟然在还算空旷的大厅里产生了回响。